<strike id="nwetx"></strike>

    <dd id="nwetx"></dd><button id="nwetx"><acronym id="nwetx"></acronym></button>
    <rp id="nwetx"><ruby id="nwetx"><input id="nwetx"></input></ruby></rp>

    1. <tbody id="nwetx"></tbody>
      400-650-2089
      當前位置: 萬國首頁 > 卷四 > 案例分析
      司法考試卷四案件分析-刑法經典案例
      發布時間:2017-09-05 16:17   
      0

      摘要:下面是萬國司法考試教育為考生整理的司法考試中經典的案件分析供考生復習,希望對考生有所幫助

       

          下面是萬國司法考試教育為考生整理的司法考試中經典的案件分析供考生復習,希望對考生有所幫助


       1、[案情] 被告人:嚴某,男,38歲,中國公民,我國駐某國大使館的汽車司機。
        被告人嚴某先后利用駕車去機場接送外國人員、代表團成員的機會,在駐在國首都機場行李處多次進行盜竊,陸續竊得大量外幣現鈔,以及手表、照相機等財物,共折合人民幣10萬余元。
        [問題]嚴某在我國領域外犯罪是否應依我國刑法論處?
        [判決]法院判決認為,嚴某系中國公民,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國外多次秘密竊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已構成犯罪。應依中國刑法論處,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
        [法理分析] 根據我國《刑法》第264條規定,人民法院對嚴某以盜竊罪定罪判刑是正確的。中國公民嚴某在我國領域外犯罪,是否適用我國刑法,這是本案的關鍵。我國《刑法》第7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規定的最高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作人員和軍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據此可知,其一,嚴某的盜竊行為,按照犯罪地的法律應受處罰;其二,嚴某的盜竊數額特別巨大,依照我國《刑法》第263條規定,其法定最低刑為10年;其三,嚴某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作人員。所以,應依我國刑法規定,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法院判決完全正確。
        [案情]  被告人:某甲,男,32歲,外國公民。
        被告人外國公民某甲,潛入我國駐該國大使館行竊,被我國大使館工作人員李某發現,為脫逃李某的抓捕,某甲用刀將李某刺傷后逃走。
        [問題] 試問某甲在我國領域外犯罪可否適用我國刑法?
        [判決]法院判決認為,外國公民某甲的行為,侵害了我國國家和公民的合法利益,觸犯了我國刑法,已構成搶劫罪,可以依我國刑法論處。
      [法理分析]各國刑法的適用范圍,特別是對于外國人在本國領域外犯罪的效力范圍,按理應由國際法加以規定,但目前由于國際法尚未明確規定,所以只能由各國依本國國內法來規定。對于外國人在本國領域外犯罪,各國在立法上一般采用保護原則和普遍管轄原則,來確定本國刑法的適用范圍,我國亦然。我國《刑法》第8條規定,“外國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或者公民犯罪,而按本規定的最低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可以適用本法;但是按照犯罪地的法律不受處罰的除外”。外國公民某甲的行為,已經侵害了我國國家和公民的合法利益,觸犯了我國刑法,構成了搶劫罪。按照我國《刑法》第263條規定,搶劫罪的最低法定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搶劫罪是一種嚴重犯罪,各國刑法都將其作為犯罪加以處罰。因此,對于外國公民某甲的犯罪,可以適用我國刑法。另外,根據《關于防止和懲處侵害應受國際保護人員包括外交代表的罪行的公約》,某甲的行為已經構成侵害應受國際保護人員罪,同時還屬于一種侵害國際社會共同利益的國際犯罪。因此,按照國際法的原則,也應適用我國刑法。

       

       2、[案情]被告人:張某,男,21歲,某食堂炊事員,擔任炒菜工作。
        被告人張某于1992年3月至1993年5月期間,利用其在食堂幫忙賣飯、菜的機會,多次私自截留飯、菜票,共合計人民幣700多元。爾后,被告人張某通過劉某、李某、王某將這些飯、萊票銷售給個體戶鄭某,從獲贓款600余元。被告人張某已與其他人將贓款全部揮霍掉。
        [問題]犯罪構成的主體要件有何特征?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張某行為已構成貪污罪,應以貪污罪論處。
        [法理分析] 犯罪構成要件的犯罪主體是指實施犯罪行為,依法對自己的罪行應負刑事責任的人或者單位。根據我國刑法規定,作為犯罪主體的人,只有達到一定年齡并且具有刑事責任能力,才能成為犯罪主體。任何犯罪行為,都是一定的犯罪主體實施的。沒有犯罪主體,就不可能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也不可能有危害社會的故意或過失、從而也就不會有犯罪。具體而言,首先,達到刑事責任年齡是犯罪主體的必要條件之一,所謂刑事責任年齡是指法律規定行為人對自己的危害行為負刑事責任所必須達到的年齡。根據我國《刑法》第十七條規定,大致可分為:第一,未滿14周歲的人,完全不負刑事責任;第二,已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第三,已滿16周歲的人犯罪,都應當負刑事責任。其次,刑事責任能力又是犯罪主體的必要條件。所謂刑事責任能力,就是指一個人辨認和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亦即一個人辨認自己行為的性質、意義和后果并自覺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無刑事責任能力人實施對社會造成危害的行為,不負刑事責任。例如《刑法》第18條規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經法定程序鑒定確認的,不負刑事責任。”最后,犯罪主體依照刑法分則具體犯罪構成的不同要求又可分為一般主體和特殊主體,達到法定責任年齡,具有責任能力,是任何一個犯罪主體必須具備的條件,只要具備上述條件的犯罪主體,是犯罪的一般主體,除此以外,還要求具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構成的犯罪主體,是犯罪的特殊主體。犯罪的主體從其在定罪量刑上的作用看,有作為犯罪構成要件的特殊主體和影響刑罰輕重的特殊主體。
        依照上述犯罪構成主體要件的基本特征分析此案,張某的行為應定盜竊罪,而不是貪污罪,因為被告人張某不具備貪污罪的主體要件。《刑法》第382條規定:“貪污罪的犯罪主體是國家工作人員。”所以,那些直接從事生產活動的工人和農民并不能構成貪污罪的主體。張某擔任食堂炒菜工作,從事服務性勞務工作,不具備貪污罪的主體身份。
        本案中區分是否具備貪污罪主體身份的根本標志在于被告人是從事公務還是從事勞務。公務是依法擔任公職或受托暫時擔任公職的人員從事管理國家和集體、社會事務的職務活動。而勞務則是工人、農民、私營工商業者直接進行物質生產或提供勞務的活動。對張某來說,他作為一名食堂的炊事員,屬于服務性勞務人員,其經常在食堂幫忙賣飯、菜,收飯菜票的行為顯然不是屬于受委托從事公務,因此,張某也就不可能成為貪污罪的主體。法院判決對張某行為的定性是錯誤的。

       

       3、 [案情] 被告人:胡某,男,28歲,農民。被告人胡某之妻唐某系四川人,多次與其好友張某(女,22歲,未婚)通信,說河南生活條件好,她僅利用農閑幫人加工衣服,每月可掙500等。于是,張某也想到河南來,寫信告訴唐某幫她找一合適人家,并要胡某到四川接她,胡某在臨去四川之前找到鄰村青年周某說要為他從四川介紹一個媳婦,并要求周某提供500元作路費,周某滿口答應,遂給胡某500元,胡某到四川后,聽張某說,她表妹陳某(21歲,未婚)也想到河南結婚,問胡某是否可以帶她一起去,胡某隨即應允。回到河南后,胡某將張某介紹給周某為妻,又將陳某介紹給其一個遠房親威梁某為妻,并以分擔路費的名義,向梁某索要現金500元,梁某因胡為其介紹對象而非常感激,要多給胡某200元,但胡某只收了500元。張某、陳某二女均感婚后生活很滿意。
        [問題]胡某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胡某雖然將張某、陳某兩位婦女介紹給他人為妻,又收取了他人的財物,但由于被告人胡某不具有出賣婦女的目的,又未對婦女實行拐騙販賣的行為,因而不構成《刑法》第240條規定的拐賣婦女罪,胡某的行為屬于一般的違法行為。法院依照刑法第13條規定,宣告胡某無罪。
        [法理分析]  犯罪構成的主觀方面是指刑法規定成立犯罪必須具備的犯罪主體對其實施的危害行為及其結果所持的心理態度。犯罪的主觀方面是成立犯罪所必須具備的要件。因此,客觀上實施了危害行為,主觀上同時具備犯罪主觀方面要件時,才可能構成犯罪;如果行為在客觀上造成了損害結果,但行為人主觀上并不具備犯罪的主觀方面要件,則不可能構成犯罪。所以,是否具備主觀方面的要件,是區分罪與非罪的標準之一。它包括犯罪的故意或過失、犯罪的目的和動機。
        關于此案,檢察機關和法院有定性的分歧,主要是由于對被告人胡某的行為是否符合拐賣婦女罪的構成要件存在不同認識。我們認為,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被告人胡某的行為不符合拐賣婦女罪的構成要件,不應作為犯罪處理。因為:拐賣婦女罪要求行為人必須具有出賣婦女牟利的目的,而胡某不具有這一非法目的,根本未對婦女實行拐騙販賣的行為,同樣案件事實也表明,被告人胡某的行為目的是為他人介紹婚姻。盡管胡某在介紹婚姻時索取了他人財物,其行為具有一定的社會危害性,而且形式也與拐賣婦女有某些相似之處,但從總體上考察,胡某確屬為他人介紹婚姻,而且索取的他人財物數量較小,其行為的目的根本不具備《刑法》第240條拐賣婦女罪規定的必須具有出賣婦女牟利的目的,亦即不符合拐賣婦女罪的構成要件,不應以犯罪論處。

       

      如果下面的課程您覺得意猶未盡,請猛擊這里查看全部課程

      熱點推薦
      班級名稱開課時間原價優惠咨詢
      2019年個性化學習通關班隨報隨學3898
      2019年私教優選班隨報隨學8898
      主觀題卓越班隨報隨學7188
      2019北京暑期班7.5~9.28800
      播五月开心婷婷综合